宿迁论坛|鼎鼎有民|大宿网

 找回密码
 免费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5764|回复: 6

[原创首发] 烟火新盛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1-9-26 17:15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作者:王松竹

再次见到徐叔已是多年以后。在西楚农贸市场,从帆布袋里探出脑袋的几根芹菜,已将这位满头白发的老人压得喘不过气起来。
我抢上几步,迎面叫了声“徐叔”。他先是一愣,眼神里分明闪过一丝困惑,不过转瞬就提高了嗓门:“你是小王?!我差一点没认出来,哎呀,我这记性。”他上前拉我的手,我疑心捏着几根干瘪的骨头,掌心微微渗出的湿气想必是皮肤艰难的喘息。他问了我工作上的近况,我也“例行”问了他的身体状况,自然的也就说起他的老伴——蔡姨。“啊,她去年走了。夜里烙煎饼,羊角风犯了,神志不清,整个人趴在滚烫的煎饼烙上,等人发现的时候,两只手都快被烫熟了。命是保住了,但脾气坏了,过去认识许久的人也拿来嘟囔,单就没骂过你,还经常念叨你怎么不回去看她……”我静静地听着,滚烫的泪珠模糊了我的眼角,我仿佛看到在一个灯火昏暗的老屋里,一个面容和善、身体微胖的老太太,正熟练地烙饼,转而,又像是被死死捆绑住,在被炭火烧得发红的饼锅上挣扎、呼叫的模样。
对于这些事情,我是不知道的,毕竟我从他们家中搬走以后,便再也没有回去过。但关于蔡姨、她的老屋,以及新盛街的记忆,此刻在我脑海中愈发清晰起来,宛如昨日。
那年大学刚毕业,有两件“忙”事被提上日程:忙找对象,忙找住房。前者外因大于内因,却也可控在控;后者却成了迫在眉睫的当务之急,为了让本就不宽裕的口袋不至于雪上加霜,背街小巷的民房,被纳入我的战略布局。那是一个夏末初秋的傍晚,我鬼使神差摸进了新盛街,财神庙东街的巷子里洒满阳光,青石板缝里挤出几颗豆芽菜,在微风中扭摆,空气中弥漫着饭菜的清香,一扇贴有“物华天宝 人杰地灵”的木门,虚掩,像困倦的老太似睡未睡,半睁着眼。怯生生问了句“请问,有房子出租吗?”想必是过道太长的缘故,声音递出去好一会,里面才传来一些回应。一个面色红润、烫着卷发的脑袋从门缝里探出。接下来便是一些流程性的问答:一个人住?在哪上班?哪儿人?如果再问生辰八字诸如,我想定时要招婿了。听闻我大学刚毕业正在找工作,她便将我领进屋,一间四梁八柱的瓦房,一床、一桌,仅此而已。我一度用“天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”来安慰自己。
自那以后,我便对徐叔和蔡姨多了几分了解,他们都是新盛“土著居民”,生于斯、长于斯。徐叔喜欢养些花花草草,当然也有“下里巴”的一面,需长期负责照看家中的炉火。蔡姨负责烙煎饼,有时拿到东大街、市府路一带去卖,也会有老主户上门来取。正是从他们口中,让我对这条建于明神宗万历五年的老街,多了些许记忆。
那些随处可见的门墩石上精美的雕花,滴水瓦上依稀可见的花纹,无不彰显着这个老街曾经的繁华。福建会馆门前的百年椿树,在四季轮回中默默注视芸芸众生,对于这样一位见过千家炊烟、万家灯火的老者,自然是不屑与那些在它脚下摇着蒲扇,眯眼盯着桥牌的俗人言语的。火神楼以“一东、二西、三南、四北”来指示火灾方位的敲钟长音,早已在历史的旷野里消散殆尽。再看那些住在老街里的人,不急不燥,就像伏在屋前的老猫,累了就伸个懒腰。曾征服欧亚大陆的亚历山大大帝,遇到躺在地上晒太阳的哲学家第欧根尼,便问他:“我能替你做些什么?”得到的回答是:“不要挡住我的太阳!”倘是在这里,我想得到的回答无外乎“不要挡着我买油条”。
人间烟火气,最抚凡人心。在新胜街住久了,你多半会迷恋上这里的人间烟火,袅袅炊烟。热乎乎的糁汤,香甜浓郁的石家豆汁,细嫩香黏的李家汤圆,舌尖上的美味,能让你暂时忘却世间的种种不快。长恨此身非我有,何时忘却营营。我那会常想,“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”新胜街定是不错的去处。且看那巷口迎面走来的女子,身子像夕阳一般轻盈,翩若惊鸿,四目相触,时光静止。草在结它的种子,风在摇它的叶子,我们站着,不说话,就十分美好。
蔡姨家除了我还有两户租客,但她单单对我格外照顾,可能是我平时会给她讲一些国家大事的缘故。她读书不多,每每听到邻居讲一些房改新策一类的话题,便跑来我问,我也是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后来徐叔也带着调侃道:以前你蔡姨跟人说话,都是电视上说、报纸上说,现在统统是小王说!刚工作那会,加班多,经常上到凌晨一两点的那种,一次回去的时候,由于过道的灯坏了,被脚底的矮板凳绊了一跤,磕破了皮。次日,蔡姨听闻劈头盖脸把老头子骂了一顿,自那以后,过道的灯再也没有发生过故障。蔡姨做小吃的手艺很好,滚汤圆、包粽子都是一把好手,有很多次,在我夜深人静回到出处拉亮电灯的时候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对扣着的两只碗,里面有煮好的鸡蛋、粽子,有时还有桃酥、月饼一类的糕点。蔡姨悄悄跟我说,这些都是她闺女送的,自个吃不完,让我帮着解决。
即便今日,我依旧不能说出他们叫什么名字来,他们也似乎不知道我的名字,只知道我的姓。然而,正是这来自于陌生到熟悉进而近乎亲情的照应,给了刚步入社会的我莫大的温暖与感动。有多少次,在捧着蔡姨送来的现做的菜煎饼,香碰碰的糯米粽时,我曾被这隐蔽于闹市之外的纯粹的人间真情,深深打动到泪湿沾巾。后来因为工作的缘故,我很快结识了新的朋友,便相约合租到他处去了,自此离开了新盛街。搬走的那天,蔡姨正在她远嫁的女儿家小住,没能和她见上最后一面,以至于后来,我渐渐忘却了,与她的最后一面是什么时候的场景了。
普希金说,假如生活欺骗了你,不要悲伤,一切都会过去,而那些过去了的,就会变成亲切的怀念。我是悲伤且自责的,至少在蔡姨念叨我的时日里,没有再去老街走走看看。我自然也是怀念的,会经常想起过道里的那盏灯,呛得人咳嗽不止的小煤炉,还有蔡姨烙的薄薄的煎饼。
在滚滚向前的洪流中,古老的新盛街渐渐退出历史舞台,那些曾在她怀抱里啼哭过、追逐过、欢笑过的人们,就像漫天的星辰铺散在广袤的西楚大地,他们的善良质朴就像点点星光,正给那些在困境中奋进的人儿,送去温暖带去光明。而那绵延百年的烟火,想必也将幻化成新的姿态,润泽人心,兴盛不衰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1-9-27 09:13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人间烟火气,最抚凡人心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奋斗
    2021-4-19 08:43
  • 签到天数: 355 天

    [LV.8]以坛为家I

    发表于 2021-9-29 11:35:38 此帖发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蔡姨的细节再多点就好了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     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21-9-30 22:41:40 此帖发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每一个平凡的人,有时身上也会带着些仙气和佛性……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声明: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宿迁论坛发表与国家现行法律、法规相抵触的言论。
    宿迁论坛所有文章和作品为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论坛立场,一切后果由作者自已负责。
    法律顾问: 江苏固邦律师事务所 刘浩律师 靳高峰律师

    关于我们|Archiver|宿迁论坛 ( 苏ICP备13009264号-1 苏B2-20130007号 )

    GMT+8, 2021-10-28 03:55 , Processed in 0.141893 second(s), 14 queries , Gzip On. 苏公网安备32130202080003号

    宿迁市飞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
    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